關於部落格
  • 106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T*F shock

********************** 星期五,晚上八點。 掛著寫上『手塚』二字門牌的兩層樓小洋房,不尋常。 理應充滿著柔和光線的一樓小客廳,陷入不尋常的漆黑。 屋子的主人此時站在自家門口,等待著理應由門內衝出,並以飛撲姿態蹭進自己懷中的小戀人。 這是他和他相處的習慣。晚上八點,手塚下班抵達自家門口,而在家寫作的不二則準時開門、撲進溫暖的懷裡。 今夜,不尋常… 不明白屋內的小傢伙在鬧什麼彆扭,伸手拿出久未使用的自家大門鑰匙,正要開門之際… 「碰!」一聲重物掉落的聲音伴隨著驚呼聲,加速了手塚手上的動作。 進了門,順手打開鵝黃色的燈光,眼神搜尋著自家親親戀人。最後,視線停留在家中木質地板的樓梯轉角處… 「唔…好痛…」低聲呢喃著。一個清秀的身影坐在樓梯上,右手緊緊壓著右腳的腳踝,試圖減輕腳踝上的疼痛。 「啊,國光你回來啦!」抬起頭,忍著痛,給了眼前盯著自己的人一個勉強的微笑。 唉…無奈!就是無法忽略不二咬著嘴唇忍痛的模樣。 蹲下身子,輕輕吻去因痛逼出的淚水,手上動作極盡溫柔的撫上戀人白皙的腳踝,檢視著已經微微腫起來的傷處。 「怎麼走樓梯不開燈呢?還好只是輕微的扭傷。」忍不住輕輕斥責,看著自家戀人把小小腦袋緊緊埋在自己懷裡,實在是好氣又好笑。唉…是不喜歡被唸吧。 「嗯…」悶悶地應了應,小腦袋不情願地點了點。 看吧,就知道手塚會唸我!都已經很疼了還唸!討厭! 「好了好了!乖一點。先去洗澡,洗好我幫你包紮。」拍了拍悶在胸前的小戀人,低聲誘哄著。還好,一點扭傷還不算太難處理。不過,心疼可是很傷身哪! 抬起頭,雙手緊扯著手塚身上的西裝。「呐…國光,我是傷患耶!」低低軟軟的語調,搭上甜甜的笑容,目的很清楚─『你要幫我洗。』 「抓好。」唉…一把抱起賴在自己身上的小傢伙,往浴室走去。 動作間,瞄到地板上有一個…面具?!還是整人玩具店裡那種用來嚇小孩的? 幫自己親親戀人洗澡而不會有反應,這…不可能!至少對手塚國光而言,不可能! 冷靜、自制、傷患不適合。反覆不斷的提醒自己,克制克制克制! 偏偏傷患本身似乎沒有太大的自覺,偶爾搭配著一兩聲低喘呻吟,這讓手塚百分之兩百肯定,這小傢伙是故意的! 採用速戰速決外加快狠準之策略,終於,在跨越理智那條線前煞車成功,將自家戀人『安全』的放置在床上,轉身尋找醫藥箱跟繃帶。 而床上看似乖巧的那位,嘴角的笑容,似乎有上揚了幾度的錯覺。 拿著醫藥箱跟繃帶回來,身為前運動員,腳踝扭傷的包紮倒也挺熟練的。 看著細心幫自己包紮的手塚。是啊!這麼多年來,這男人用溫柔包裹了自己的一切,都被他寵壞了呢! 「好了!在想什麼?」輕啄不二甜美的唇辦,帝王顯然不滿自家戀人在他面前心思還亂飛。 「嘻…想國光很溫柔呢!」坦白說出實話,附贈一個甜甜的微笑。挪了挪身子,讓手塚能躺在自己身旁。 有些無奈,輕敲了小腦袋瓜一下,在戀人身旁躺下。 夜晚就要如此和平的落幕了嗎?! 「周助,今天怎麼沒幫我開門?家裡的燈怎麼不開?還有,那個面具是怎麼回事?」熄燈前,帝王當然要弄清今夜所發生的不尋常。會不會跟自己想的原因一樣… 「啊?」愣愣的看著自家霸氣的戀人。 糟糕!被發現了!裝傻?不行不行,鐵證如山。坦白?不不不,我可不想在床上躺兩天!婉轉的坦白再加點…善意的謊言?唔…就這樣吧。 「那個…國光,你知道的嘛…」小心翼翼的使用詞彙,深怕一個不小心觸動了地雷。 「嗯?」挑眉,『假裝』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家戀人傷後吐真言。疑惑是裝出來的沒錯!都一起十幾年了,這小傢伙的想法還猜不出來嗎? 「你知道趕稿的時候,文章卡住很辛苦的!」嘟嘟嚷嚷的委屈語調,配合上『有苦說不出』的表情,演技一百分。 「然後?」唇辦微揚,笑看著自家戀人的可愛模樣,示意著繼續說下去。 「就我最近要交一份『驚悚』小說的文稿啊…」越說越小聲,身子也越往棉被裡頭鑽,要把整個人藏進被子裡。 唉…揉了揉有些發疼的額頭。不二周助,自己的親親戀人,都二十幾歲的人了,怎麼動作神情還那麼可愛… 「別悶著!」伸手把沒多重的不二從棉被裡拉了出來。 「所以你就想用面具嚇我,來增加寫作靈感?」接著說出合理的推測。手塚國光,再次為了自家戀人的天才感到無奈。 「靈感當然要實際體驗過才比較容易出現嘛!」看著手塚沒有發怒的傾向,不二一臉正經的說出自己的論點。 「沒想到樓梯那麼討厭…害人家腳受傷!」最後要記得博取他人同情,並表達自己是『傷患』請手下留情。天才策略,完美無缺! 「是是是…那算你未遂就不追究了!」低聲哄著,心疼戀人腳踝的扭傷,大手輕輕拍拍戀人的背,以示安撫。哎呀…原因,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呢! 「國光你不生氣?太好了!」鬆了好大一口氣,整個人蹭進戀人懷裡,找尋最佳睡眠位置。嘻…作戰,成功。 「好了!傷患要多休息,晚安。」關了燈,動作輕柔擁住懷中的人兒。 「國光,晚安。」臉頰蹭了蹭溫暖的胸膛當作回應。 夜晚,甜蜜。 星期六,早上八點。 作息正常的手塚已經清醒,看著緊緊窩在自己懷中的不二,動作輕柔的把被子拉了拉,把玩著柔軟的褐色髮絲。 在床邊電話鈴響一聲後,順手抄起話筒,刻意壓低聲量,不想吵到睡眠中的戀人。 「手塚宅。」 「石田編輯?有事嗎?」 「嗯,星期一交稿子。」 「『驚悚小說』嗎?」 「好的,知道了,我會幫你轉達。」 不二的稿子難拿,苦命的編輯如往常,在交稿前兩天打電話提醒。 掛上來自不二責任編輯的電話,手塚立即決定,要好好的『疼愛』自己的親親戀人,這是代價喔!周助。 「唔…電話?」還沒完全清醒,身子蹭了蹭溫暖的被窩,閉著眼睛提出問題。 剛剛似乎聽到電話的鈴聲? 「石田編輯打來的,提醒你星期一要交稿。」在戀人敏感的耳邊低聲回答著,既然決定要好好疼愛不二了,那事前的告知是必要的。 「啊…」捂住遭到偷襲的耳朵,迷糊的大腦開始運作。 什麼?石田打來的?啥?不…不會被發現了吧?! 在有這層認知後,這下全醒了。立即地,不二想翻身下床。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啊! 「要去哪?」果然是心虛了喔! 單手緊扣住不二纖細的腰身,不讓他逃跑;另一隻手探入睡衣裡頭,襲上戀人的胸前,挑逗意味十足。 「呃…我、我去趕稿!」隨便找了個藉口,試圖扳開緊緊扣在自己腰間的大掌,身子掙扎著要下床。 「趕稿?親愛的周助,你確定你得到『正確』的靈感了嗎?」翻身壓上,動作一氣呵成。不承認?那就慢‧慢‧來吧!效果只會更好而已。 「不正確沒關係,已經有靈感了!我跟英二還有約…」雙手努力要推開壓在身上的戀人。 啊啊!國光一定是知道了啦!絕對不能承認!要為自己的自由奮戰! 聽了不二的說辭,手塚嘴角更上揚了幾分。就知道,果然是菊丸英二! 「不二大作家有言,靈感要親‧身‧體‧驗才行喔!」低頭給了身下人兒一個足以窒息的熱吻,滿意看著不二的眼神趨近迷濛。 「唔嗯…國光,我是傷患!」低喘著提醒眼前的事實,緊急抓住差點消失的理智,希望能就此脫身。 「我會小心的!」給予了保證,同時,上訴駁回!天才脫身失敗。 早晨,依舊甜蜜? 星期六,早上八點。 掛上電話的石田編輯,疑惑地思考著… 不二老師這次的稿子……不是『愛情小說』嗎?!不會又要拖稿了吧… 第六感一樣準確的石田編輯,第N遍在心中無聲的哀嚎… 星期六,下午三點。 住家附近的咖啡廳,菊丸英二興奮期待著… 嘻嘻…不知道手塚部長有沒有被嚇到!好想看看部長被嚇到的表情喔!就算賭輸了要請客,也無所謂啦! 殊不知,此時應該赴約的不二,現在還被死死的壓在床上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